•  榜单
  •  留言

首页

电影

电视剧

综艺

动漫

体育

资讯

APP下载

上影节论坛 | 新主流电影的创作密码,藏在它们中

独家资讯来源:果树迷影视人气:加载中更新:2021-06-16 06:08


1905电影网专稿 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以来,每天都有大量新片、行业动向曝光。从《1921》获选开幕影片,到博纳中国胜利三部曲《中国医生》《长津湖》《无名》官宣,《革命者》《无限深度》等片主创亮相金爵论坛……在建党百年的重要历史时刻,“新主流电影”又一次成为当下最具关注度和讨论度的行业热词。


从单一侧重思想性表达,到一步步实现思想性与艺术性有机结合,中国电影由“主旋律”迈向“新主流”的变化有目共睹。近年来,《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攀登者》等影片在口碑、票房上的巨大成功,更证明这类作品正持续朝着新时代观众的精神需求贴近,借助艺术手法、制作手段的创新,实现了经济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完美平衡。



暑期档将至,《1921》《革命者》《无限深度》等一批备受期待的新片也将陆续公映。毫无疑问,日益成熟,兼备思想性、艺术性和商业性的“新主流电影”在迅速为中国电影市场带来无限活力与潜力的同时,也在其自身的创作发展中迎来新的探索——新主流电影未来路向何方?



在第二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主旋律电影的市场化探索”金爵论坛上,我们尝试在《1921》《革命者》《无限深度》等主创的分享中,解读他们的创作“新密码”。


成就

《我和我的祖国》《金刚川》开启新局面


2019年,作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影片公映的《我和我的祖国》,一举斩获31.6亿票房,跻身影史前10位。作为制片人之一,梁静至今仍然记得影片创作中打动自己的细节:这部电影原定的名字是《我的祖国》。后来,其中一位导演提出,不如改为《我和我的祖国》,更能感受到‘小人物’的力量,也拉近观众与电影的距离。


梁静


梁静对这一点感受尤为强烈。《前夜》篇的拍摄现场,看到大量群演涌入画面中的巷口,监视器前的每个人都落泪了。她认为,新主流电影传达的正是代表一个国家的正能量与价值观:“你会觉得这个国家的人民真的有爱,这种爱让我们感到觉得创作的每一个人物和每一个故事都非常有价值。”



故事上聚焦小人物,技术制作层面,电影人们却在不断挑战“大作为”。用三个月时间拍摄一部战争片,《金刚川》几乎是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和梁静一同参与影片创作的编剧赵宁宇看来,《金刚川》是中国电影工业化的一次杰出实践。


在片场,赵宁宇看到了影片非常详尽,甚至有些“过于复杂”的流程。对于逐渐走向科技化、工业化的新主流大片制作来说,复杂的流程或许可能增加成本,但同时也能够极大的提升剧组效率,避免一切无谓的意外,这是未来新主流电影拍摄中值得借鉴的经验。


赵宇宁


而《金刚川》成功的高效推进,一部分得益于《八佰》“千锤百炼”打下的基础。梁静透露,除了尝试使用IMAX等拍摄新技术,自己参与《八佰》最大的感触是“科技永远在更新,但创作者意识的更新更重要”:“新的技术就摆在那里,但如果人的想法不去改变,内容也很难做到创新。”从《我和我的祖国》到《金刚川》,梁静希望自己的这些经验,能够继续引入到接下来《革命者》的创作实践中。



变化

《1921》《无限深度》探索新类型


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1921》作为开幕片亮相引发外界期待。而由朱一龙等主演的《无限深度》也透露将于8月登陆院线。两部影片,一部还原了100年前13位青年人在上海召开中共一大、成立中国共产党的重要历史时刻;另一部则以独特的视角聚焦和呈现了铁道兵这一奉献群体。



都是再熟悉不过的历史人物和故事,但《1921》和《无限深度》的主创团队都想做到和以往“不一样”。影片监制、导演黄建新曾创作过同类型的影片《建党伟业》,相较之下,此番《1921》一改以往的纵览式、大事记式的叙事方式,力图铺开寻找1921年更为细节的“横切面”。


“我们想在时代、社会的风云激荡中回到人物塑造这个创作角度当中,去描绘这些新青年的内心和灵魂。”联合导演郑大圣透露,这一次,团队不仅借助详实的史料考证,为《1921》引入了包括谍战在内的类型片元素,更大胆尝试以文艺片的风格来呈现一个大时代、大事件,“越经典的题材,其实越有长久的生命力。随着时代的眼界、公众审美趣味的不断刷新,这经典的题材有更多潜力被做出新的诠释。我和黄建新导演愿意这样理解何为‘新主流电影’。”



与《1921》相比,《无限深度》在类型化之路上则走得更远。作为新主流电影中新涌现出的“灾难片”类型,导演李骏从创作伊始就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无限深度》前后共做了6稿剧本。一开始,李骏会本能的按照剧情片的方式去设想人物,设计人物关系,但后来他认为,如果还采用这种常规的方式,很难真正实现自己想要的“类型化”。


“紧扣人物,就还是剧情片的概念。我后来逐渐发现,灾难片本身的力度能够更强烈的帮助我表达家国情怀。灾难本身就成为了一个‘人物’,无情、强大,它让电影中的普通人在面对灾难时能够爆发出强大的能量。”


李骏相信,任何一个时期,观众都希望看到英雄人物、英雄主义的故事,新主流电影应该不断通过新的类型和叙事方式来展现这些特质。对于在新主流电影创作中探索“类型化”发展,他还有无限的热情:“如果主流影片或者主旋律影片的市场开拓还可以再广泛一点的话,从我个人来说,我愿意拍一部科幻类型的影片。”



未来

技术创新 人才培养 守正创新是永恒主题


经过多年探索,新主流电影在创作中取得了大量突破,也在市场中逐渐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赢得了越来越多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的认可。对于电影人们来说,新主流电影承载着无限期待,也在市场中拥有无限潜力。


新片《革命者》,梁静找到了包括导演徐展雄在内的一众年轻团队合作,他们更贴近当下的视角,都给到了影片不一样的内容呈现:“导演在向我们进行阐述的时候让我们看到他身上的一种激情,就像电影中那个时代里的年轻人一样,愿意为了事业而付出。”这也让她坚信,在电影创作的不同阶段都要不断注入新的“血液”,让创作永远新鲜、永保活力。


梁静


赵宁宇希望,新主流电影的创作能够成为青年演员成长的机会。当新主流电影中需要承担重大人物的时候,行业浮躁的大气氛之下仍有一大批优秀演员能够担得起这样的使命,而除了演员,青年导演的储备培养同样刻不容缓。今后5年、10年,新主流电影创造将是中国从电影大国迈向电影强国的重要抓手。目前,各个电影节的创投,以及导演协会“青葱计划”等,都从某种程度上为这方面的创作进行着战略前瞻和人才储备。


赵宁宇


守正创新。《1921》联合导演郑大圣认为,这将是新主流电影前进之路上的不变主题。“守正”就是依于史实、价值观以及人类共通的情感进行创作,“创新”,则要求电影人去不断探索类型杂揉,新电影形态的变化等等。他相信,在任何一个国家,在电影史的任何一个阶段,主流电影都必将在发展前进中谋求市场化最大化的回应。


郑大圣


文/Bucky
文章打分:
评论加载中..